Blog

绿白合作? 柯再呛:先把战犯交出来再说

台北市长柯文哲今晚接受《年代》专访,谈到绿白分手是否可能重启合作的话题。由于去年葛特曼事件引发议论,当时柯呛蝴蝶兰文创负责人吴祥辉只是打手,质疑幕后金主是谁,加上选后柯文哲也放话,要民进党先把战犯交出来,才愿意蔡柯会,柯今晚在节目中直言不把战犯交出来,谈什么合作。

主持人陈凝观问柯,是不是还是很在意去年的葛特曼事件?柯说,这很清楚是有计画的行动,一定有人出钱、有人筹划,所以先把战犯交出来。所以要交出来,才愿意跟民进党合作?柯仅重申,不交出来,谈什么合作;就算不是民进党员,是把名字交出来,不是说把人交出来。

由于柯文哲近期以强盗说比喻美中台关系惹议,民进党立委段宜康连日和柯隔空驳火,陈凝观今问柯,和新潮流之间有和解空间吗?柯再呛,你们不要打我就没事,我也不会踩你呀!柯觉得每天被当成假想敌,很烦!

我是医生出身,平常都在救人,很少说上班是要去害人,可是在政坛上,我们都是被害的对象。柯文哲说,他不会主动想说要去卡谁、去给人家做什么,但发现别人却都是这样对待他;即使在台大当医生的时候也会有权力斗争的问题,但我们派系虽然很明显,可是好歹敌我分明,在政坛却不是这样,今天晚上跟明天早上就不一样。

谈到和新潮流之间的恩怨,柯说,也不是说恩怨啦,就是因为他爱讲话,但人家听了就不爽,这他没有办法,例如他也知道讲高雄负债,陈菊一定会不爽,但最惨的是负债1200亿,怎么下雨还是一堆坑洞。他抱怨这个政治思维就是只要你跟我同一党,怎样都没关系,不同党的,不管怎样我都要卡你。

但就像他后来说的,如果把人民的福祉当做第一优先,不管中央、地方,还是两岸、蓝绿,可以吵的东西不多。

柯也以猴子爬树解释自己不是攻击特定政治人物,他说,就像猴子不是因为爬到树上才屁股红,而是因为爬到树上才被看到红屁股,他看到了就说那只猴子的屁股红,他的个性就是爱讲话,没办法。

柯文哲谈兴大开,竟还主动提及卡管案,指当时他就说了,给管当台大校长会有并发症,但不给他当后遗症更严重,就给他当,你会觉得说我在害民进党吗?有必要因此搞到这个选举大败吗?他认为这其实也是民进党九合一选举大败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此外,吴音宁也一样啊!他要求时任北农总经理的吴音宁要到议会备询,结果对方很大尾不愿意配合,有问题也不讲,而是写Facebook,最后变成他在议会挨揍,民进党却也不处理,奇怪!

柯表示,如果今天是国民党执政,是不是每天被我K?所以讲你坏的人不见得是你的敌人,这是个很重要的概念,但他们的政治思维就是你讲那一句话,一定有什么阴谋,有什么背后的目的。

因此他对2018的描述一开始是狗摇尾巴,后来变成尾巴摇狗,最后甚至是尾巴掉在地上自己会摇;民进党相当有计画的煽动名嘴在攻击,导致名嘴真的讲到变成一个氛围,那深绿的跟舆论形成一个态势,再反过头来绑架民进党。

上一篇:郑丽君遭掴掌郑弘仪飙:暴力份子 简余晏喊踹回去
下一篇:www.ag808.com小女童在门口玩耍 强国狠男竟一脚踢飞

no comments»Leave a comment »

Name (required)

E-Mail (will not be published) (required)